金台舞步

楚留香+逆水寒『柳浪闻莺③』

楚留香剧情要告一段落了,接下来就是遇见逆水寒+综武侠剧情。
兜兜转转,命运又要回来了。
原随云+南无生场合。
对啊,我就是偏爱随云!
我写的蛮痛快的,虐不虐这个问题。。。看人嘛。


①你们在一起的时候,少有随云来主动找你的,大多时候都是你找他。

因为他作为一个双面人物,不管哪一个身份都很忙碌。

而你大多数时候都很闲,不仅有闲心,也有空管闲事。


他给你飞鸽传信,约在芳菲林。

你换了衣裳,绾了头发,将新打的金钗插进发髻,对着镜子修了眉毛,仔细的化了妆,连剑穗都换了新的。


最后带上了他中秋时送给你香囊。

很好闻,很动人。但是说不清是月季,桂花还是沉檀龙麝的什么。



你到的时候,已经是月上柳梢头。

随云站在满树繁花下,月如银纱迷人。落花如雨铺满地。

他带着他的琴,问你想听什么曲子。



这一次,你不是刚下华山,离开风雪不过几日的那个孩子了。

初入风月红尘,你已经被醉了心神。


你好像着迷了一样,坐在随云身侧,盯着他的侧脸,那黑色的绢如通黑洞一样,吸走你的目光,吸走你的情绪,吸走你的灵魂。

不是可怜,是心疼。

你开口:“春江花月夜好吗?给我们。”


他温声说:“好。给我们。”

蝙蝠公子的声音如月色清亮,笑容比夜色温柔。
你靠着他的肩膀,和着琴音落英一同睡去。



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




②麻衣圣教,你还在又见到南无生而开心,还约着他打算去餐馆吃异乡的新鲜食物——虽然看上去南无生并不是很乐意,但是只要是你想的,他总没有不同意的。

只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人快乐的事情了。

香帅告诉你,他爱上了张洁洁。

他楚留香要和麻衣圣女张洁洁成亲。


楚留香想娶张洁洁为妻。


你和苏蓉蓉,一个白了脸,一个红了眼。

你们并没有看对方,也没有问对方心里如何。既然都是失意人,何苦为难彼此。

你那一晚喝了很多酒,和南无生一起。

准确来说,是你喝,他陪着。


喝完了,砸了杯子,掀了桌子,又推到了旁边的摆设,尖叫着,哭的歇斯底里。

失态到如此情状,你已经完全没有平日柔情似水却又不失少年英气的模样。



店家想要赶走你,南无生喊道:“让她砸!损失了多少,我双倍配给你!”






③第二天醒来,苏蓉蓉已经不见了身影。

你把碎空并着四年的青春旖旎全部掷进了麻衣教的河里,乘船离开了这伤心之地。

没有失望,失落,他从不属于你。


你只是碎了心,丢了魂。







哎嘿,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!

预告——接下来会有的不仅仅是遇见逆水寒!楚留香剧情虽然告一段落了,可是人物依旧会出现!戏份依旧不会少!楚留香作者才不会放过他!

接下来大家会迎来自在门,金风细雨楼,六分半堂,江南花家,神侯府,神通侯府,江南雷门等等江湖势力!
谨慎买股——

开玩笑的!
小孩子才只选一个,我们是成熟的大人!

我们全都要!

综楚留香+逆水寒『柳浪闻莺②』

原随云+方思明+金灵芝场合

我超凶梗来自于楚留香手游金灵芝。
假小子设定来源于原著。

这里金台台!
今天超甜的(我努力让它甜了小声jpg)


①金灵芝和你是不打不相识。

眼见着花了大心思给家里老祖宗祝寿的宝贝没了着落,气上心头的她扬手就是一鞭子。

从没想过会挨打的你还在为这个打扮成纨绔子弟,锦衣华服的少女而愣神,即使回过神避了一下,还是被鞭尾甩到了。

你练功吃过苦,但还真没挨过打。

玉软花柔的一个姑娘,碰一下都要担心会不会在白皙柔嫩的肌肤上留下印子,谁也忍不下心打的。

打的那一下实在挺疼,一个没控制住,你生理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然后金灵芝就慌了。

眉清目秀,英姿飒爽的富家少爷似的金灵芝慌得连鞭子都丢到了一边:“喂,你别哭呀!我一个苦主,宝贝没有我还没哭呢,你怎么先哭上了?”

她慌慌张张的把你搂紧怀里,手忙脚乱的抹去泪水,“大不了,大不了我宝贝没了不跟你计较了……我再去找稀罕的给老祖宗送去——行了,行了,我认错好吧,不该打你的。”

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也不管自己精心束好的头发会不会乱掉,金灵芝做出了目前人生中最大的让步后,总算把你哄好了。

她带着你在街边的小摊子上坐下来,看你啃着芝麻烧饼,满足的像只小松鼠,叹了口气:“你金大小姐今天心情好——辛亏遇上的是我。你也是个拿剑的华山女侠,怎么这么娇呢。”


②其实除了你刚开始的眼泪是真的,其他的都是半真半假。

也不是想坑金灵芝,主要是你自己也懵了。

金灵芝作为朋友,真的很好。就是喜欢给你乱加设定。

你堂堂华山女侠,怎么会娇呢!

你超凶的好吧!




③江湖大派调侃华山派穷,但是华山再怎么样,好歹门派上上下下已经是全面小康了,连带着华山一带治安也好,经济也好,都还不错,民生虽然说不上富裕,但是总算安安稳稳的。

华山穷,纯属于几大门派之间互相调侃。

而你虽然不能说是巨富,家中资产也比不上江南的花家和金家,但是总也算个土豪。

四大钱庄,你存进去的银子已经有二十万两,其中朝廷与花家合营的大通钱庄,你存了足足十万两。

另外还有铺子,田庄土地,工厂等。

十四岁的你上华山,到了今年,已经攒下了这么一大笔的家业。

最初的启动资金来源于赌石。她自己带着一双手在赌石市场绕一圈,那些显眼或不起眼的石头在你手上掂过,你就知道里头又没有宝贝。
可惜年少的你不懂得收敛,如果没有齐无愧,你可能就出不来了。

赌石而已,你■■门下,医卜星相,琴棋书画,机械杂工,贸迁种植,斗酒唱曲,行令猜迷,不敢说全精,但也是多精数通。

等等,什么门下?!

这问题大了!



③那种古怪的玉竟是一种邪恶蛊虫的饲料(你拒绝使用食物这个词),而平日爱护孩子,对工作兢兢业
业的捕快竟然和悬案有着剪不断,理还乱的关系。

江湖险恶的狰狞模样,这是你第二次看见。

但是你没有想过回华山,只是给师门写了几封信。

但是江湖也不都是糟糕的,总有让人愉快的。。
比如点香阁的可情,翠浓,比如不打不相识的帅帅的假小子金灵芝,比如艺高人胆大,嗜酒如命的胡铁花,再比如香帅,蓉蓉,红袖,天机老人和张三哥。

他们都是你的朋友。

很好,很好的朋友。



④你加入了天机楼。

但是对此你最大的感慨是——

张三哥的烤鱼真好吃。

可情是弦上江湖,张三是鱼上江湖。

那左轻侯呢?

他的鲈鱼侩也很好吃哇!




⑤嘘,别让可情知道,否则她三年不让你进玲珑坊的大门。

艺术家的尊严不容玷污!


⑥自打结识了香帅,你就开始认得各种各样的人,接触各种各样的事。

但是全部都是因为香帅,因为他的名头吗?

才不是!

至少在方思明这个人身上,你才不承认是因为香帅!



⑦“思明兄……思明兄……”

“嘿……嘿……嘿……”

你和方思明坐在不知道哪一家酒馆的屋顶上,捧着酒碗,脸蛋红彤彤的,看着方思明一个劲的傻笑着。

原本你也在看他,可是没醉的你还知道害羞的,当他回过头看你,你就把脸埋进酒碗里。
他看你,你就喝一口。

那绮丽的容颜,比月色更美。

没半个时辰,你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。
你也不知道,是酒醉了你,还是面前人醉了你。
但是你知道,不管是哪一个,自己总是心甘情愿的。

月上中天,你把自己埋在思明怀里,那怀抱不是香帅,那香气不是郁金香,了你睡得很沉,很安稳。

可睡着的你不知道,思明本来一点也不困,一点也不醉,可是你软软的身体和满身的酒香,竟然让他也睡着了。

月下冷风,两个醉酒的人拥抱着,就在酒馆的屋顶,沉沉的睡了一晚上。


⑧一年下来,你跟着香帅认得了江湖上不少的人,见识了无数势力。

很多人,明面上或暗地里的势力和武功都能和香帅比肩。

比如薛家庄的薛衣人,掷杯山庄左轻侯,玉剑山庄郑先生。

还有南无生,方思明,原随云。

这三个,一个是暗香以杀止杀的兰花先生,一个万圣阁少主,一个更厉害,即使无争山庄少主也是蝙蝠岛的蝙蝠公子。

厉害了,随云,黑白两道通吃啊!




⑨你一直知道,他一直是他,他从没变过,但原随云永远不止是原随云。

对于自己的多重身份,他不痛苦,不挣扎,沉溺黑暗,享受罪恶。

他是云,也是他自己的天。

但是,你不能看着他继续这样了。

你要求他善待蝙蝠岛上已经眼盲的少女们。

他答应了,并且对你说,他打算洗白自己暗地里的产业,搬到明面上来。

搬到明面上,就是在自动的约束蝙蝠岛。

再好也没有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你到中原时总会经过那个小镇,跳上那个大风车,随云总在那里,望着他已经没有办法再看见的太阳。

只要可以两颗心期盼着相遇,有心或者无意,又有什么关系?

综楚留香+逆水寒『柳浪闻莺①』

综网易遇见逆水寒,楚留香手游,温瑞安武侠与古龙武侠

前面楚留香手游的部分是第二人称
到了综的部分是第三人称。

放心,我不虐的。

所有荣誉属于原著,ooc属于我!
这里是金台台!



①有时候,你也发一把文艺兴致,感叹道:

问时间情为何物?

没有下一句,你惜命的很,目前的情况也不需要你生死相许。

跟谁稀罕似得,你自嘲。

人间不值得,不值得。

②刚下山那年,你十四岁。
情窦初开的年纪,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。

没称称自己几斤几两,就敢去神龙帮,就敢跟武维扬硬碰硬。

也是傻得厉害。

假如那时候没有香帅,那么现在江湖上这个少侠可能早就喂了鱼。

朝阳桅杆上,白衣人风流潇洒,黑发飞扬,和郁金的香气,就这么一度进了你少年的梦。

你喜欢香帅吗?
不,你喜欢楚留香吗?

喜欢的。是那白衣,乌发,香气的回忆,陪你在华山雪顶,冰池,度过了寂寞孤独的三年。

③你武功有所小成,已然摸到了江湖一流高手的门槛。
不过同样的,也已经到了瓶颈,在山顶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练剑打坐,已经对你的作用不大了。

十七岁生辰,你的师傅枯梅赠你一剑,名曰碎空。

你就背着这柄剑,穿着还算防寒的秦时月,离开了华山。

临行前,你伏在枯梅的膝头,她抚摸着你的乌发,“页儿,此去珍重,江湖险恶,照顾好自己。你在华山三年零五个月,为师已经没什么可以交给你的了,只看你自己造化。”

靠我自己的造化。
你迷茫的抬起头,手扣住自己的剑,瞧着那天,那云,那太阳。

④你又遇到了楚留香,在你的家乡金陵城。

咦?自己的家乡是金陵吗?
你仔细的想了想,却发现十四岁下山以前的事,已经全然不记得了。
你只想着,回家乡看看,于是就到了金陵,在这里停了下来。

香帅的模样和三年前一模一样,可见保养不错——咳!

他仿佛从未改变,衣裳也是你所眼熟的,颜色不变,款式也差不多。
想想也是,哪有人在不缺钱的情况下三年不换衣服的。

然后你发现香帅绝不是你想象中的香帅。

在山里没出来的时候,打死你也不会信,堂堂盗帅楚留香,会拉着不熟的姑娘进点香阁。

假的吧,这人。

⑤点香阁的头牌们,都不是一般人。
光是名字,就已经让你觉得很出戏了。

比如怜花,比如林仙儿。

好吧,同为古龙大大笔下的知名人物,串个剧组也什么关系,联动嘛。

但是秦可卿算什么?!
这不是曹大大《红楼梦》的人物吗?!金陵十二钗到武侠世界?跨次元了吧!画风都不对了啊喂!

怀着膜拜古典小说大佬的心情,你进了秦可卿的香闺。

等等?古龙是谁?曹大大是谁?十二钗是啥?膜拜什么?

啊,这些不重要。

⑥万幸,是琴可情,不是秦可卿,你自己都没事到的松了一口气。

网■还不至于那么丧病,把人家古典名著小说里的美人搞过来。

这位琴姑娘原本是一位官家小姐,为了报救命之恩,所以才在点香阁卖艺三年。她不会武功,却号称弦上江湖,琴艺已然是当世一流。一曲《采莲令》,叫你如痴如醉,换上了琴可情的衣裳,随着她的曲子舞动自己的身体。

你原也不知道自己会舞,但是却能感受到那全身心的投入与愉悦,动作也还算流畅,想来总不会让琴可情笑话自己。

你与琴可情一见如故,连续数日傍晚,你都会带着宝石来找她。你们的称呼已经从琴姑娘与少侠,变成了可情和页儿。

可情卖艺不卖身,只等三年时间一到,就回到家去和家人团聚。她的客人都是琴棋书画上颇有造诣的熟客,来找她了没有太多香艳故事。

谁能信,玲珑坊啊

点香阁啊

头牌琴可情姑娘的香闺啊

基本上热闹的时候,都是在开艺术家沙龙啊。
唔,玲珑坊水真深。

第七日,你们两个人。可情问你:“少侠有爱听的曲子吗?可情愿为知己献上一曲。”

走了一会小神的你眨眨眼睛,看着面前水绿衣裳的窈窕美人道:“你会赛马吗?”


⑦道理我都懂,你让我一个琴艺大家弹二胡名曲,几个意思?
我把你当知己,你却想让我用七根线的乐器弹两根线的曲子!

⑧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可情罕见的发了小脾气,半怒半恼半娇蛮的把你推出了门:“可情今日乏了,少侠明日在来吧!”

称呼都变成少侠了呢~

你笑嘻嘻的拥抱了她一下,说:“那我明天再来看你啊~”
然后从一众舞女和梁妈妈中逃出了点香阁。

重点是梁妈妈,她一个抵千军万马。

天可怜见,你对怜花,蔡居诚,林仙儿真不感兴趣。

翠浓以后倒是可以聊一聊。
想着,你往茶馆奔去苏蓉蓉应该在那里等你。

从一个姑娘那里刚出来,又去见另一个姑娘,心里还想着第三个,啧,真渣。

⑨见到香帅是意外之喜。

确实很意外。

来到金陵后,你每天上午练剑,吃过饭逛逛金陵城,下午见苏蓉蓉,之后找琴可情。

一连七日,十分规律。

昨天蓉蓉姐神秘地说今天会来的迟一点,于是你先去找了可情。

至于香帅那带着香气的白衣身影——你还真没想起来。

在华山上,你的心中都是你的武功,你的剑。白天给了枯梅,高亚男,华真真,门派上上下下。
晚上,梦里就都是他。

当你身处红尘,他便不再是你的支点,再也没有入过你的梦。

小话

我开个楚留香*遇见逆水寒的坑怎么样?

恩,欢脱文坑

综武侠吗?我还蛮喜欢陆小凤的!

『遇见逆水寒』 春去也(旅妹*惜朝,未必be)

“惜朝,你爱我吗?”
一年秋,她问顾惜朝。

他只是笑笑。

爱哪里是可以随意就说出口的。





“惜朝,你喜欢我吗?”
一年春,她问惜朝。


他摸摸她的头。


喜欢哪里需要说呢?





“惜朝,你心里有我吗?”
最后一年冬,她问他。



“当然,我的心里……”顾惜朝从睡梦中惊醒。


月光冷冷清清。


这时候他才想起来,她走了。

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


初春的湖水如她的绿罗裙。



温柔,妩媚,但却还透着冷。



春去秋来,她竟连梦,也不肯来了。


一些小话

身为作者,我可能不太敬业
画风和别人也不一样
人家的作者都是平时,休息日或者节假日加更
偶尔请假

就我
日更不要想,工作日7.8点更新还可能等等
周六周日还是不要等了
你们放假了,我也要放假哇
节假日我可能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玩的比读者还嗨
法定假日还要更新,简直魔鬼

请假。。。隔一天一请我觉得还行

有点话想说

啊,负面情绪,准确来说是嫉妒。
真丑。

以前的自己好像瞎掉了,不晓得什么好恶。比起外面,难道多陪陪家人不是更值得吗?

可是人生回不来了。

我还年轻,还能拼一把。
今日不如你们的,我会自己挣回来。

《无双行》。人物小话。

知道为什么我能够那么坚定的维持着【秩序】吗?因为我一直都坚持着,认为我一无所有。

——万年

行空。人物小话。

所以,你到底是雀——还是红雀!

——蝶错